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2026章 当鳄鱼流泪之时

韩国|咪乐|暖暖直播观看 粗略统计,类似的加油点在物流园内有五六个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蓝鳄那边的人同样是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啸声,接着冲锋过来。

两批人很快便血战到了一起。

底层战士的进攻,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和凶猛,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招式,有的只是手中战刀挥舞的刀锋,以及充满了血性的嚎叫。

“前方即将进入盘山,盘山是天幕区的著名景点,因其独特的山体结构,每年冬季的时候,这里都会开满。鲜艳无比的冬绢花,那是非常让人值得记录在镜头之下的绝世美景。”,列车里面的播报声响起。

火箭号列车正是进入了盘山之中,三百多米的海拔让它能够被称之为高山,延绵的山体之中,一条海流蜿蜒流淌于山体之间。

冬夜之流,恰如一条缓缓爬行的白蓝色冰龙,在群山峻岭中享受着白雪的沐浴。

冬绢花开满,艳丽万分,娇柔的花朵看起来很容易被风摧折,却偏偏四五花瓣聚拢在一起,逆风而开。

冰河之上,悬空的铁轨上,火箭号在咆哮。

二十号列车的车厢破碎,紧接着一大股的鲜血从里面喷涌而出。

鲜血飞舞在风中,在极低的气温中迅速的凝冰,而后洒在冬绢花上。

列车更是带动呼啸的疾风,强行让在跟白雪跳舞的冬绢花,弯腰低头迎接自己行驶而过。

悬空的铁轨很长,千羽这时候也出手。

鞭响,响亮的鞭响。

银色的软剑犹如一条锻炼牲口的长鞭,不断的甩在蓝鳄这边战士们的身体上面,响亮的声音中,每一下攻击下去,战士们的身体上面都会被甩开一条长长的口子,既刺肉又带着一大坨的鲜血。

然后,恐怖的不单单只有千羽而已。

他肩膀上面的那只兔狲飞速的冲刺出去,蓝鳄这边的人,只看到一团黑影在眼前一闪,紧接着,脖颈就被迅速的咬开。

也不知道这个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,凡是被兔狲攻击到的人,身体上面的鲜血全部都会往伤口的那个方向汇聚而去,而后迅猛的疯狂的喷涌,那股撕心裂肺的剧痛,让很多战士们都受不了的,从破裂的车窗跳跃出来。

清冷的月光下,飞舞的白雪中,一个个的战士们从列车上面不断的掉落下来。

冻结的厚厚的冰河,被掉落的战士们砸出一根根蛛网般的裂痕。

蓝鳄这边,身为狂陆组的组长,他也是一夫当关,一把血钉舞动的虎虎生风,凡是冲向他的人,要么,脑袋被血钉狠狠的凿进去,要么,身体被血钉撕裂开七八道血口子,蓝鳄眼看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,血钉器魂苏醒,闪耀出一股格外刺眼的光芒。

下一刻,一根根长钉般的剑锋,贯穿前方一大片人的胸腔。

“呆呆,回来。”,千羽吩咐着,满口是血的兔狲迅疾的跳跃回来。

来呀…你们来呀…此时此刻蓝鳄的身边,全部都是倒地的战士们,一个个要么断气,要么身负重伤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闷哼,蓝鳄舞动血钉,前方的人不敢再进攻了,怎么说,蓝鳄也是人间凶器的组长,实力还是多少有些靠谱的。

全部都退下,安娜举起手说道。

尽管这些人半路加入他们的,但是好像对于安娜非常的惧怕,也确实,比起安娜的话,还是蓝鳄的剑更加的可怕。

安娜靠着一张桌板,擦燃打火机点上一根细长香烟问道

“千羽,韩苼,你们两谁比较有把握?”

韩苼指向千羽,千羽自己也是举起手“我来吧。”

说着他举起手,将自己画满了浮世绘的斗笠缓缓的摘下来,递给身边的安娜。

这种物品的传递,虽然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,但是此时此刻,千羽和安娜已经心意相连,当时在天幕山庄的时候,安娜也是抱着天生的一件物品(西装),完成战斗的沟通,随后,千羽缓缓的抬起头。

充满了少年感的脸庞,遗憾的是龙潮歌的那声疑问“他的眼睛?”

“恩,盲的。”,安娜说道“灰雾的人都是残障者,对于这些人而言,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最大的敌意,就是鄙夷,很早以前,天哥就发现了时代中有这样的一群人,他们同样心怀梦想,但是很难有势力接受他们,让他们施展抱负。”

“东迦南有严重的抑郁症,都星河有非常严重的恐惧症,豆包有很特殊的多体症和多重人格症,也许从我口中说出来,显得很交情,很软弱,但是他们从来都不表现出来,不过你放心,他们都是一些非常靠谱的人,交给他们的事情,他们绝对会拼命的完成的。”

龙潮歌绝对相信。

黑流的人虽然神秘,迄今为止,都没有整体的集合过,但是在天幕区这样的环境中,他们如同那根绷紧的绳子上面的绳结,牢牢的凝固着自己的本分之事。

“那你有什么缺点?”,龙潮歌脱口而出。

安娜抬起眼睛,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“不好意思,不太礼貌。”,小龙连忙道歉。

前方,蓝鳄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气氛的低沉,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千羽。

“你手中的,可是名剑银龙软剑?”,蓝鳄问道“你是谁?”

“灰雾,千羽。”

蓝鳄有些好奇“为什么不是天门千羽?”

“区区新人,不敢背负那样如雷贯耳的名字,仗剑走天涯。”

谦卑得有分寸,蓝鳄怒吼“过了,就会让人觉得你很装腔作势,懂吗?”

“死者无需开口说话。”,千羽并不想要跟他唇枪舌战,眉头一皱,下一刻,身形如风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。

蓝鳄一声来的好,血钉将一块木板钉住,而后朝着前方狠狠的扔过去。

软剑发出鞭打的声音,请客家被他拍打成粉碎,紧接着蓝鳄在飞舞的木屑中,血钉从侧边横扫过来,千羽一甩软剑,顷刻间软剑“刷刷刷…”如同一条银蛇般,缠绕在血钉上面,顶端如同尖锥的剑刃,“嚓…”的一下直接贯穿了蓝鳄的手掌。

啊…蓝鳄顿时疼的一声惨叫。

“剑客之间的战斗,你以为是拳脚的小打小闹吗?稍微不留神就会死的,不懂吗?”

千羽将软件狠狠的一个抽扯,血钉脱手而出,剑刃从蓝鳄的掌心中扯出来的同时,伴随着一大股的鲜血。

千羽旋即飞速的冲刺,一脚狠狠的踢在蓝鳄的胸腔上。

蓝鳄一边后退一边召唤血钉回手的瞬间,软剑如同一条舞动的银蛇,从前方冲刺过来,这把武器之所以会有如此高的排名,一来是锻造的过程太过于繁琐,光是龙筋上面的一根根的三角倒刺,就要去找极寒冰铁所打造,而来是以为刺剑刚柔并济、能长能短、让人…

防不胜防。

血钉和剑刃打在一起的瞬间,软剑后面的链条在千羽的手中轻轻的一个抖动。

最前方的银色剑锥,呼的一下迅猛的偏移,一下扎进了蓝鳄的手臂之中。

千羽再次一个抽拉,又是一大股的鲜血从蓝鳄的手臂上喷出来。

“这是鬼武器呀我的天,完全没遇到过,这么歹毒的剑法,他是怎么学成的?不行,这个剑法,我完全搞不懂它是什么路数,摸不透,再这样下去的话,我非得被那个尖锥戳的身体上面都是窟窿不可。”,蓝鳄想到这里,手中的血钉闪耀出一股股的光芒融合进入自己的身体中。

下一刻,一根长达一米多的白色金属的尾巴甩动起来,紧接着蓝鳄的脑袋也变成了鳄鱼头,他慢慢的趴在了地上,因为血钉跟身体融合的原因,后背上面,一根根的长钉“蹭蹭蹭”不断的弹射而出。

人剑合一-野兽形态-4S金属凶鳄。

战争宝典-气系魔法继承者-开!

而后,凶鳄的脑袋上面出现一个战争宝典的书本符号。

气息-無双-气流甲,刹那间,一股股的白色气息如同一阵旋风一样,在凶鳄的身体上面疯狂的旋转着,它本来就足够的皮糙肉厚,此时此刻再有气流甲的加持,威力更加的非比寻常,它洋洋得意:双层保护,我就看你怎么破除我的防御。

凶鳄移动起来了,如同一辆横行霸道且十分招摇的战车一样,从前方冲刺过来。

安娜立刻喊着身后的人退后,为千羽制造出来更大的战场。

车厢里面的战场本来就空间狭小,庞大的凶鳄的身体几乎是布满了整个车厢,如此彪悍的冲击力,千羽当然不会硬接,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,但是并不妨碍肩膀上面的兔狲向他传达一切,一个纵身跃动。

凶鳄野蛮的将车厢里面无数的座位和桌子撞成稀巴烂。

而他的头顶上面,千羽贴着车厢的顶部,手中的软剑飞舞下来。

“当当当…当当当”那无所不破的尖锥,此时此刻就像是马蜂叮咬着蚌壳一样,在凶鳄的身体上面不断的爆发出一股股的火花,但是气流甲和身体铠甲的双重保护,让软剑根本无法突破凶恶的防御。

嗖,千羽贴着顶壁迅速的滑翔到凶鳄的后方。

“哈哈哈…”,蓝鳄狂笑着,一边立起身一边说道“小伙子,没办法吧?”(金属凶鳄-兽人形态。)

果然是皮糙肉厚,千羽淡淡的笑道。

“这种时刻,你应该紧张起来,而不是笑起来。”,蓝鳄说着猛然的张开了嘴巴:

凶鳄-血钉穿刺。

一根根长钉般的剑锋从他的口中不断的喷吐出来。

前方的千羽身体如同喝醉般的飘摇,身体晃荡出一串串的残影。

那些钉子般的剑锋,全部都“咚咚咚”的撞击在身后的门板上。

哟呵?看着千羽毫发无伤,蓝鳄笑道“居然还有功法加持,不错嘛,小伙子,那这样呢?”,蓝鳄一脚踏地,魁梧的身材踩踏的地面蹦蹦直响,他那双手鳄鱼爪,不断的朝着前方冲击,但是千羽左闪右闪,身姿飘渺不定,残影纷飞。

蓝鳄攻击了数十下,千羽拍了拍他的肩膀“在后面呢。”

一声怒吼,蓝鳄挥爪朝着身后撕扯,千羽的身体再次变成了一层层的空气幻影。

“别玩了,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,待会儿如果蝎子那边打起来了,我们必须要做到控制整辆列车。”,安娜的提醒,让千羽点点头,快剑不断的朝着前方的蓝鳄冲刺。

“但当当…”但是软剑虽然打得很凶,还是无法破开蓝鳄的防御。

蓝鳄舞动一爪子的瞬间,千羽再次后退拉扯。

搞不定吧,小伙子,蓝鳄骄傲的拍了拍胸膛“搞不定我这铜墙铁壁般的身体吧?”

“言之尚早。”

千羽话音刚落,肩膀上面的兔狲发出一声尖啸,随后兔狲全身着光芒,不断的融入到千羽的身体之中。

特殊融合?蓝鳄倒抽一口凉气。

千羽身后的一头白发变得更加的修长,随后嘴角上面也长出了兔狲的胡须,接着,他那本来满是白色的瞳孔中闪耀出两团幽绿色的光芒,手中的银龙软剑更是从柔软的形态,变成了硬化的的形态,随即…

“滋滋滋…滋滋滋…”旋转的声响中,银龙剑上面的那些三角倒刺,如同绞肉机的齿轮一样,疯狂的旋转起来。

光是看那连空气都切割的波动的力量,就知道其中蕴藏着多么凶险的力量。

千羽X兔狲-特殊融合-薄命屠夫。

“他的弱点就是你的弱点。”,身后的安娜说道。

哼哼,千羽冷笑了一声后,全身带着一股绿光朝着前方冲杀过去,那蓝鳄一声怒吼,一根根猩红色的血钉不断的从身体中爆发出来,紧接着他仗着自己刀枪不入的身体直接冲刺过去,双手鳄鱼爪一阵舞动。

抓住如同绞肉机般的银龙剑后,“滋滋滋…”他的双手被切割的血肉模糊,碎肉横飞。

蓝鳄在痛苦的叫喊声中飞速的后退,张开鳄鱼嘴:

气息-無双-空气炮。

“嘭…”一股白色的气浪凶猛的从口中爆发而出,但是下一秒被冲刺的千羽一剑绞断成飞舞的淡淡轻烟。

血钉-無双-爆发突刺。

他一脚踏地,身体上面的一根根的血色长钉“冲冲冲…”凶悍无比的爆发出来,可是在银龙剑下,血钉全部都被绞断成碎片,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,千羽近在咫尺。

一剑突刺过来,蓝鳄胸腔一抬。

“嘭”剑刃与气流甲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后,先是将气流甲绞断,而后…蓝鳄的鳞片开始四散飞舞,那转动的银龙剑一点点的刺入蓝鳄的身体当中,在蓝鳄震撼的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他想的是:这个世界上,竟然有武器能够冲开我的防御?

防御,是蓝鳄的骄傲,此时此刻,这些骄傲正在被一点点的粉碎着。

“不可能!”,蓝鳄到底是4S,脑袋一低,一口将银龙剑咬住。

“滋滋滋…滋滋滋…”,这可能是今年最流行的磨牙利器,针对这些厉害的动物系血统,为他们量身打造,能够看到,鳄鱼头虽然凶悍,但是银龙剑的绞裂力量过于凶猛,蓝鳄只感觉到,自己的一口牙齿被震的直接粉碎的刹那…

无数的鳄鱼牙齿纷纷的飞舞出来。

但是在瞬间,银龙剑还是卡了一下,蓝鳄趁此机会,一尾巴甩向前方的千羽。

千羽从蓝鳄的胸腔中拔剑,迅速的一个后退,躲避尾巴的进攻。

“吼…吼…”蓝鳄的胸腔前方一片血肉模糊,一个电钻般的血洞正在淌血,他捂着胸膛,眼神血红的看向前方的千羽,生命力果然十分顽强。

猛然的趴在了地上,再次变成了巨型的金属凶鳄纯粹的野兽形态。

冲锋而来!

人剑合一!

千羽迅疾反映,随后张开嘴,一口兔狲的尖牙,发出了一声怒吼。

薄命屠夫-超杀-屠夫的绞刑架。

身后的一头白发一把一把的飘舞起来,因为是人剑合一的地步,身后的白发,全部都在瞬间变成了一根根的银龙软剑,在千羽的尖啸声中,成百上千的银龙软剑“嗖嗖嗖…”的朝着前方飙射过去。

蛮横的金属凶鳄,脑袋、四肢、身体,被一根根的银龙软剑的不断的缠绕着。

“吼…”蓝鳄在不断的怒吼,口中,时不时的爆发出一颗颗的空气炮。

蓝鳄还在疯狂的挣扎,但是越是挣扎,身体上面的银龙软剑就缠绕的越紧,紧接着,很多银龙软剑纷纷的从蓝鳄的口中爆发进去,下一秒,“卟滋卟滋卟滋”一股股的鲜血从蓝鳄的口中不断的爆发出来。

软剑冲刺进入蓝鳄的身体中,疯狂的搅碎着他的内脏。

直到从鳄鱼的身后,一根根的软剑从内部穿透而出,将蓝鳄彻底的贯穿了一个透心凉。

“吼…呜呜…”,蓝鳄的凶猛怒吼,也变成了无力的哀嚎,他看着千羽,眼神中掉落出来一滴眼泪,好像是在委屈求饶。

千羽眼神中绿光一闪,飞舞出去的无数银龙软剑纷纷的拉扯回来,再度变成白发,他手握旋转的银龙剑,看着地上的蓝鳄。

蓝鳄已经从野兽形态变成了人类的形态,趴在地上,委屈巴巴的流着眼泪。

“饶我一命。”,他求饶。

随后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,一根根的血钉突然从身体中爆发出来的瞬间…

他想要突袭!

千羽在这个时候冲锋上来,一剑狠狠的刺下来,贯穿了蓝鳄的脑袋。

一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。

蓝鳄瞪大眼睛,白色的瞳孔瞬间变成了红色,没有给他太多绝地翻盘的机会,千羽不相信他的眼泪,上去直接结束了他的生命。

但却没有给他更多的折磨,很痛快的将剑拿出。

在蓝鳄死亡的那一刻,血钉从他的身体中直接飞舞出来,冲向千羽,却没想到,反而被千羽抓住了剑柄。

颤抖的血钉,上面的每一根赤红色的长钉都在诉说着无言的愤怒。

“别想了,它死了。”,千羽淡淡的说道。

血钉颤抖了十几秒,才缓缓的恢复下来,随后,千羽猛的将血钉扔出去。

月光下纷飞的鹅毛大雪中,血钉从天而降,径直的掉落在下方的一处冰河之中,具体位置在哪里并不知道,来年开春,等到这片流域上面的寒冰融化了,它自然而然也就顺水飘走了。

直到蓝鳄死亡,狂陆组的人依然依然也没有到达,说起来长,但是从战斗到结束,也仅仅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千羽走到安娜的面前,已经接触了跟兔狲的融合形态,将斗笠重新的戴上,安娜问他“杀掉对方的一员大将,你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。”

千羽停顿了一下,淡淡的说道

“这只是我时代之路的一场战斗而已,值得纪念,但并不值得去炫耀。”

你手上那个东西是?龙潮歌看到他千羽手中的一颗白色的珠子。

“气灵珠。”,千羽举起来“他的身体中,有战争宝典的传承,那是世界政府开创的三大超神器之一,天哥吩咐过,让我们灰雾把这个东西带回去。”

那么也就会说…蛇姬、北司、云中鹤的身体中,都有同样一颗灵珠。

“是的。”,千羽干脆的点头“天哥说,以后对付世界政府的时候,有大用。”

“把它在鬼匠的手中,重新锻造成战争宝典?”,小龙再次问道。

“天哥说,不是的,没必要一直踩踏着前人的脚印一直走。”,千羽回答的很清楚。

那你知道这颗珠子到底有什么用吗?

千羽想了想“天哥没说。”

小龙笑了,跟安娜讲“你这个小兄弟,藏不住秘密呀,直来直去的,我挺喜欢。”

“他就是那样的,不会跟你拐弯抹角。”,安娜看了一眼千羽,他已经将银龙软剑缠绕在腰间,重新面朝前方。

挺好,龙潮歌拍了拍他的肩膀,以后的天门,可能在某些战斗中,会有人离开,也会有人隐退,想要让天门帝国更加的强大,当然离不开新人。

对新人真的不能够那么的吝啬,一丁点展示的机会都不给他们,或许同样身为剑客,龙潮歌看的清楚千羽的一些路数,这场战斗很快,但是各方面,千羽都处理的很好,幸好的是,4S的蓝鳄虽然等级高,但是只是一头鳄鱼,如果是血统更高的一些血统,可能就会比较吃力了,不过,慢慢进步吧。

安娜这边,继续高歌猛进,从第八号车厢开始,一路势如破竹。

二十号车厢的蓝鳄虽然阻碍了一丁点的时间,但是并不妨碍大计划,目前,蝎子那边的情报是一片黑暗,但是安娜明白,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,一定会持续到巨木森林。

安娜带领着人一路往下走,遇到不妥协的,直接杀掉,遇到要投降的,直接招降,这一路过来风平浪静,但是越是安静,往往就潜伏着更加恐怖的危险。

暗黑者的车厢,在最末尾。

这两个暗黑者的确在很多个地方潇洒出现,而后又潇洒离开,他们名副其实,宛若黑暗中潜伏的野狼般,猝不及防的给你的身上来上那么一口,但是安娜之所以如此自信的能够拿下他们,实在是这趟列车提供了非常好的战斗环境。

整个列车的资源就是这么多,你无法请求外援。

越往后,降服天门的势力也就越多。

安娜粗略的计算了一下,以这辆车凶主是最强者计算的话,他麾下的离燕和阮红妆,应该是超级大将,再往下的大将,就是蛇姬和云中鹤了。

孤空组的人,都具备着飞行能力,应该是最为棘手的,狂陆组的头目蓝鳄已经完蛋了,只剩下乐镰甲他们这些小鬼,在这种战斗场地,他们的优势发挥不出来,毒液组全军覆没,只剩下一个北司夕雾,不知道在车厢的那里,蛇姬那边,倒也是需要注意一下。

“组长。”,他们一边朝着末尾车厢移动一边说道

“你说凶主会不会已经知道我们做的事情了?倘若他们真的只是想要跟蝎子他们做个交易呢?我们这样做,不是害了蝎子哥他们?让对方找到了借口?”

安娜奇怪的看着他“你怎么会有如此的天真的想法?”

啊?

“想找茬的人,随便就能够说个理由,邀请我们上车,其实就是给了我们一个决战的场地,只不过是用交易的幕帘,去遮挡一下罢了,这些组织,投奔我们的再多,他们也并不在乎,这些阿猫阿狗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,龙潮歌替他解开了心中的疑惑。

原来如此,韩苼似懂非懂,然后问道“暗黑者,好对付吗?”

龙潮歌用深呼吸回答了他。

——

火箭号列车,最末尾的车厢连接处上,顾北凉坐在栏杆上,望着身后的夜景,露出极其享受的模样,尽管眉毛和头发都染上了一层白雪,但是他乐在其中。

孟星宇在后面弹吉他,弹了一般说道“老顾,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?”

“安静不好吗?”,顾北凉大声的说道“这么长的火车,我们隔的那些人老远了,我还不希望那些人来打扰我们呢。”

他下了栏杆,走进来拿起烟塞进嘴巴里面,想了想说道

“来一首加州旅馆,好久没听你唱了。”

孟星宇点点头,低下头熟练的拨动琴弦,正要开口,抬头问他

“第一句怎么唱来着?”

“真他妈晦气。”,顾北凉嫌弃的别过头。

百度